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报道

《文汇报》:黄泽民:人民币国际化——靠内功,不靠SDR

发布日期:2015-10-23   浏览次数

  核心观点

  SDR与某国货币沾上关系,并不能实质性地推进该货币的国际化,一种货币成长为国际货币,才有可能成为SDR定价的依据,同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与SDR并无关系,当SDR把人民币作为定价依据时,只能说明人民币在国际交易中的重要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按计划将于11月正式讨论是否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DR)货币篮子。最近,有关所谓人民币加入SDR的声音不绝于耳,其中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说法亦不在少数!本文从SDR的产生、定价与作用等方面阐明如下事实,即SDR与某国货币沾上关系,并不能实质性地推进该货币的国际化,一种货币成长为国际货币,才有可能成为SDR定价的依据,同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与SDR并无关系,当SDR把人民币作为定价依据时,只能说明人民币在国际交易中的重要性。

  一种货币成长为国际货币,才有可能成SDR定价依据

  特别提款权是IMF以普通提款权为对应而人为创设的账面资产,因其是虚拟资产,故又称其为“纸黄金”。上世纪60年代末,为了解决国际清偿手段不足,以及摆脱货币对黄金的依赖性之目的,IMF于1970年创设了SDR。SDR的创设与分配是按照会员国1969年底在IMF中所持有份额的16.8%来计算的。第一次创设与分配在1970年至1972年间完成,即1970年分配了34亿、1971年分配了30亿、1972年分配了30亿。第二次分配是在1979年、1980年和1981年之间完成,每年分别发行40亿,三年合计发行120亿。第三次是2009年8月《IMF协定(第四次修订)》生效之后,IMF针对1981年之后加入的会员国分配了215亿单位的SDR,此举是为了平衡新老会员国之间的利益;当月,为了应付金融危机,IMF向所有成员国一次性分配了1621亿单位SDR。至此,IMF总计发行并分配了2050亿SDR,按照今年6月份的汇率计算,SDR总额约相当于2895亿美元。

  由于SDR不是一种真实的资产,也不以任何国家的经济为基础,其本身既无价值、也无以一国经济为基础的信用货币的购买力,从而产生了定值的困惑。好在IMF的专家具有非凡的想象力,他们在SDR问世之初人为规定1单位SDR相当于0.888671克黄金,正好等于1美元。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崩溃后的次年,即1974年SDR转而采用16种货币定值。1980年9月IMF做出每五年调整一次SDR定值的货币及权重的决定。1981年SDR采用美元、联邦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日元和英镑等五种货币定值。2001年SDR采用美元、日元、英镑和欧元等四种货币定值。纵观SDR的定值过程,前后变化11次之多,定值理念和方法也是一个逐渐成熟的过程,从采用钉住黄金定价,到采用单一美元定价,从采用16种货币定价,到较为稳定地钉住发达国家的货币。从定价货币和权重的变化可以看出,各国在世界贸易中的权重、该国货币国际化水平是重要的考量指标。例如,1981年1月SDR由美元、联邦德国马克、法国法郎、日元和英镑等五种货币定值时,明确的依据是由1975年-1979年期间五个最大的出口国的货币来定值,权重分别为:美元占42%、德国马克占19%、日元、法国法郎和英镑分别占13%。

  SDR未能修成正果,美元仍是最主要的国际清偿手段

  IMF的牙买加协议曾经表达了在黄金非货币化条件下,培育SDR,使之成为主要的国际储备资产和国际清偿手段的愿景。然而,事与愿违,SDR占国际储备资产的比重从1970年的约10%下降到今天的约5%,美元作为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资产和国际清偿手段的地位非但没有被SDR所替代,而是日益强大。SDR没有能够达成替代美元成为最重要的国际清偿手段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成员国对SDR的分配方法不满意。SDR根据成员国持有的基金份额的比例进行创设与分配,因此普通提款权越多的国家,分配到的SDR越多,例如第一次分配总额94亿特别提款权,美国一国就分到8.66亿,其次是英国、法国,这样的分配办法和结果引起大多数成员国的不满,也不利于SDR成为主要的国际清偿手段。但是,有什么比这更好更合理的分配办法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第二,美国不支持。SDR在当时具有缓解美国兑换黄金的压力,以基金份额为基础,又可以获得具有国际清偿手段的特别提款权,且美国能够分到比其他任何国家多的SDR,因此,这个特别提款权,美国也是赞同的,但是,替代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与国际清偿手段的主要地位,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主导下的IMF怎么会干不利于美国的事情呢?45年过去了,SDR修不成正果也是理所当然的。

  由上述可知,SDR采用哪些货币定值、各种货币所占比例多少,是基于SDR的定值能否贴近市场而已,并不会为哪些货币贴金。简单而言,五年一次的SDR定价调整是SDR自身定价是否合理的问题,无关其他货币的事。相当于2895亿美元的区区2050亿SDR通过国际储备资产与国际清偿手段所体现出的对国际货币体系的影响力微乎其微。拿这么一个虚拟资产定价的问题来说人民币国际化之事岂非滑稽可笑?

  当然,我相信如果IMF哪天把人民币作为SDR的定价依据之一,必将增进世人之信心!

  作者:黄泽民(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研究所教授